2021年4月23日第四届2050大会在杭州举办,这是一场关于“年轻人因科技而团聚”的活动。它的初衷很简单,一是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见上一面,二是让年轻人在自己热爱的领域畅所欲言。4月25日下午,博采传媒CEO李炼携制作中心总经理沈辰奇和研发中心总监王伟东一起来到现场,与年轻人分享虚拟制片这一热门话题。

1. 我们为什么在2050?

李炼:

今天来2050,我们就不和大家探讨虚拟制片的可能性了,相信大家这两天也听了很多关于虚拟制片的未来可能性的分享,今天我们就说说在虚拍这个领域我们做到了什么。博采1993年就创立了,到今天也算是家老牌的公司。创业的时候我们是仰望着好莱坞的电影工业标准,当时我们觉得那是我们一辈子都攀不上的高峰。但是在我们心中始终燃烧着一把火,那就是要去超越自己。2013年我们做第一部动画长片的时候,用了阿里云6700台机器,花了3个月的时间让渲染质量达到了好莱坞的标准。但我们也知道,动用这么大体量的机器来做渲染是不可持续的,要往前就必须突破这样的瓶颈。于是我们就从那时候开始,决心改变自己。所以在2016年,我们摒弃了之前所有学习好莱坞的整套工业流程,下定决心要寻找一个更先进的工业流程。

李炼:

这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可以动捕1000格的动捕棚。之前所有的动捕设备都是基于电影原来的标准,只能捕24格,但是我们做到了1000格,并且是全实时的作业流程。大家也可以看到画面中所有的运动镜头,包括演员在画面里呈现的另外一个场景,都是全实时并且带有光影的。我还要强调一点,这不是最终画面,只是一个Previz也就是预览,已经带着非常清晰的光影了。

李炼:

这段视频是在LED屏前拍的,这个屏是目前全球分辨率最高的一处屏,目前我们已经有两处这样的固定屏了。现在大家但凡说到虚拟拍摄都会提及《曼达洛人》,但如果去看《曼达洛人》的资料,会发现他们的拍摄会告诉你用虚拟制片的时候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比如他们会说不能在屏幕的边上拍,只能在中间拍;会告诉你要避开摩尔纹。但从我的逻辑来说,如果有这样的局限,虚拟制片就无法成为未来。我们必须挑战所有《曼达洛人》做不到的事,我们的屏是全精度的,任意角度都可以拍;P2点距就不用担心出现摩尔纹;《曼达洛人》不能高速拍但我们可以;他们局限浅景深但我们可以全景深。这些事情我们都做到了,我们的屏是全世界唯一一处洁净的LED屏,屏上没有用来追踪相机追踪点的Track Camera。

然后我想说,LED屏在虚拟制片中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最终呈现,整个虚拟制片是个非常复杂的体系。这两天大家应该也都有关注到数字人,接下去就由伟东来讲讲我们的数字人。

伟东:

这是我们2019年的时候做的一个数字人,叫马当飒飒。虚拟制片本身如果没有加入生物系统,那它就是不完整的。但是因为人脸运动的整个过程是非线性叠加的而且非常复杂,市面上很多人脸面捕系统的效果其实都差强人意,无法真正应用在影视行业中。最终我们选择用深度学习去做,在我们之前没有人真正做过这样的事情。

这个视频还是早些时候的成果,我们还在继续努力。在我们看来,电影是长在技术上的艺术,虚拟制片更是一个包含着虚拟前期、Previz、LED屏以及Smart Camera的完全系统。

李炼:

下图就是我们利用机械臂和虚拟制片结合的产品,整个拍摄过程可以不用人,在CG软件中设置完成后,所有的镜头运动和轨迹都可以通过机械臂一次性完成。所以我们可以很骄傲的说,博采传媒做到了领先虚拟制片领域,我们已经做出了自己都不曾想到的结果。

2. 年轻就要敢为天下先

李炼:

今天我来到2050的现场,也带来了我的两位同事,Eddy和伟东。我们三个站在这其实就代表了公司目前的一个状况,老中青三代,这在公司里其实是特殊的组合,组合中各有各的分工和立场,那话筒就先交给Eddy。

Eddy:

大家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原来从事的是电影电视剧的剪辑师,在这个行业里大概也工作15年左右了。在和导演的合作过程当中我发现拍摄电影这种事,真的就是带着镣铐跳舞的这么一个过程。拍片过程中会遇到内部外部,太多的限制。所以对于导演来说最大的痛点就在于他必须承认,电影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刚刚李总提到要改变整个工业流程模型,我们就是要让导演有更广的创作可能性和空间。但是要做出这么大的变革,首先肯定要从自己开始。

李炼:

尽管这个行业大家都在谈虚拟制片,但实际上它的工业难度是非常大的。所以接下来让伟东来谈谈,他是我们整个LED虚拟制片当中研发部门的带头人,是个90后。

伟东:

感谢李总介绍。我的从业经历是比较杂的,机械、自动化、ARVR、自动驾驶,还有云相关的研发开发以及相关应用内容都有涉及。刚来博采的时候我其实对公司在做的事情也没有概念,毕竟我当时没有任何艺术背景,但我记得有一个画面当时对我感触最深,就是我看到导演还有演员在对着一块绿幕在争吵。当时我只觉得他们很crazy,就想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直接对着画面更高效地去沟通呢?深入行业之后我才发现,不是不想,是做不到。这点当时对我的触动很大,因我是个程序员,对我而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但是当时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参考资料,包括现在大家熟知的虚拟拍摄,LED技术,当时连概念都还没有。我们是从零开始一步步实现了我们的想法。

Eddy:

为什么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们能够做到呢?最基本的一点我认为还是在人的部分。现在整个团队人员能力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在针对新的能力需求打造整个团队的时候我总结出两个特点和一个现象。特点之一就是,跨行业跨专业的人才汇聚。不是说要找拍电影的人才就一定要从电影院校或是传媒学校里找,不是的。刚刚伟东也说了,他做过自动化、AR开发,Deep Learning也干过。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跨度的年龄层融合。从70后到00后都在一起工作。那么现象就出现了,00后的组长,70后的组员。对于这个现象我个人的解释就是:我们需要用老道的经验为活跃的思维保驾护航,用新鲜的脑袋去操作一双灵活的手。

李炼:

这也正如我们公司的名字,Versatile,博采。公司基因里就是喜欢跨界,喜欢干别人认为不该是我们来干的事情。四年前我们找不到任何的经验来借鉴,完全按自己的逻辑来做,到现在突然发现全世界的业内人士都在关注这件事,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肯定。同时我也觉得,未来技术的门槛会越来越高,所以对技术和研发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正因如此我们的研发部门是没有预算上限的,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在研发的事情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经常有人问我,博采到底还能领先多久。那我想说前面的视频大家也看到了,视频中绝大多数主力都是90后,好莱坞主导这行基本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所以说我们能领先多久我不好说,我只知道90后们会活得比我久(笑)。

大家如果有兴趣,欢迎来加入我们一起共创未来。

邮箱:hr@hezi.com

电话:057156716627